一只200斤的黑犬示

cp可拆不逆,对于师徒都有点雷不过偶尔还是吃的。and别和我提麦源,千万别提。提了第一次当没看见,第二次直接拜拜。

我我我爆炸!!!
他真好呜呜呜呜。

活在冷圈不容易,产粮还要靠自己(。)


闲着没事的一些小摸鱼,麻雀居多x

p1是个不走心的私心私设现代pa麻雀
p2是没画完并且画不下去了的好人卡
p3……兽耳?大概,只是个摸鱼的无心产物
p4是上课时候有病的一个小念头,顺手就画出来了。)
p5是个随手的小麻雀,有参考(。)


草稿……很多,大概算不上粮。
别打我,别打我orz。

然后顺便,有太太写p1那样的现代pa嘛?突然发现我是个不靠谱的文手,写啥鸽啥。



我还是安心画画吧(……)

草草撸个沙滩黄毛麦。
他怎么那么可爱那么帅。
就……马克笔暂时没适合麦爹皮肤的颜色,很气。
然后悄悄问问小伙伴们哪个色号适合麦爹的皮肤……试了好几个都没找到合适的。

大家好我是标题。

梗自 @闲云野鹤养咸鱼 太太。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,反正没写完(。)

#找船组
#我也不知道要打什么tag




也许这是不错的一天。什么都很美好,比平日更清澈湛蓝的海水,洁白的鸟群,阳光洒在细软的白沙上,泛着无数细小的金属光芒。

如果没有那个正在大街上四处乱逛,醉醺醺的酒鬼,一切就更完美了。
杰克·斯派洛大摇大摆的走在主干道上,这一路他撞倒了无数个行人,顺便打翻了几个店铺的摊子。不知他昨晚又在哪里嗨了通宵,现在正醉在头上,扭着猫步,晃着手中还剩大半的朗姆酒瓶子,大声唱着海盗中流传颇广的歌。

Oh the wind was foul and the sea ran high,leave her,Johnny,leave her!

She shipped it green and none went by,leave her,Johnny,leave her……

他像是疯了。人们小声议论他,有人已经去喊军队的人来了,他们默不作声的站立在道路两侧,等着看一场好戏——位于海边的小镇,经历了无数次掠夺的居民们,自然对海盗深恶痛绝。

杰克·斯派洛也并不是真正醉得不省人事,他还是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的。他眯起眼睛四下张望,留意着那帮恼人的士兵们有没有找上来。提前逃跑?制定路线?根本没必要,还是多喝口酒好。杰克船长对这里的熟悉程度,不比在他家里差。emm……这儿的酒的确不错,起码比某个地方的劣质酒精兑水强。

他扬起头,一口饮尽瓶中剩余的液体,然后把沉重的玻璃酒瓶砸向离他最近的那个士兵脑袋上。

哗啦。

于是几乎每日上演的追逐大赛,今天也如期举行。

爱德华·肯威正在酒馆的吧台处张望,待他看见远处飘起的大片烟尘,已然知晓发生了什么,吵嚷声由远及近,抬头的瞬间,杰克看见了他,他也看见了杰克。

早安,伙计,今天是群红色的?

在杰克跑过他身边的时候,爱德华作死的开了口,他总是这样,爱挖苦人,还乐观得很——爱德华本以为自己混在酒吧的人群中,士兵们发现不了他。在爱德华转头同酒吧老板交谈的瞬间,他的余光扫见了杰克脸上的笑容,而正疑惑时,杰克掉了头反冲他跑过来。

……糟了,被发现了。

于是他扔下酒瓶就跑,顺着房子外墙凸出的砖块一路攀上房顶,轻巧的跃到树枝上。他有预感,今天的大逃杀,似乎不会那么顺利。
不过管他呢?

tbc.

完了,写不下去了。
我的锅,我的锅。orz。

part1
会扎辫子的爷爷。
还有个part2
大概今天能画完?
说完打开了电脑玩游戏(喂

入坑。
噗通一声跳进坑底。

忽然发病,只是一些个人观点x

AOzero:

关于同人创作


有句话说,同人就是OOC。这句话,我个人认为,正是因为每个创作者都对角色有着自己的理解,所以在创作时,就会与官方的描绘出现偏离。


创作文章的时候,作者会把自己对世界的感知和看法融入文里,这是很常见的事。但我觉得,创作同人的时候,更应该做的,是把这个角色对世界的感知和看法表现出来。 


因此才说,写同人,有时候最重要的不是作者的三观如何,而是作者笔下的角色表现出的三观如何。


如果太过偏离,大众就会定义为ooc,甚至说是雷。


个人认为,进行同人创作时,我们应当把自己代入角色来感受事件,而不是把自己的影子、自己的喜好、自己的观点,附加到了这些本不该拥有这些特质的角色身上。一位不偏离轨道的同人创作者,自己内心开朗,也能描写一位杀人狂阴暗又变态的心理;自己内心悲愁,也能写出救世者的温和与明媚。


没有人可以做到真正完美,但是我们至少可以走在轨道上。有时候我们可以问问自己,这个角色真的会这么做吗?到底是他/她想这么做,还是我?


如果什么时候,笔下的故事、笔下的角色,开始有脱离自己掌控,有自己的个性,独立创造世界,并散发着足以感染情绪的感觉,说不定就是故事变得鲜活的时刻。


作为读者来说,我喜欢看到多种多样的文章。看到众多的创作者发挥自己的特色,写出自己心目中的角色时,我都很开心。所以我经常逛tag,并且很喜欢大家多样性的思维和创作。但有时候看到个人情感过于激烈的文章,还是有点吓到(x)这就可能是作者的情绪让这篇文偏离了轨道。


我认为偏离轨道的文章不是错误的。有些还会获得较高的支持率,因为这样的文章也许引起了读者的共鸣。我觉得既然能引起大家的关注和喜欢,这也就算是一件好事。但同时,不得不承认,虽然这不是错误的,但真的弊大于利。比如迟早会给自己带来伤害,被人挂之类的(x


有些人说这会给圈子带来不好的影响,我觉得也不至于。读者又不是傻蛋,都会有自己的判断。而且,有时候这就很矛盾,我知道这样的梗狗血啊,不好啊,偏啊,但是我真的喜欢啊,有时候悄悄看看有什么不好(x


但创作者自己还是得有自己的把持,虽然创作什么完全是自己的自由,但进行同人创作的时候,因自己的喜好轻易就让角色偏离轨道,老实说也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。甚至,太过分了,是有可能引起读者不适的。


创作是自己的自由,但引起别人的不适,就不是什么好事了。


关于我认为故事最重要的部分


我不是一个会抠细节,或者注重自己写作技巧的作者。甚至这么说,我真是极其业余。不懂任何技巧,没看过任何专业书,只会写自己所想的,写自己觉得开心的。


非常业余,所以我大概是没有站在创作者角度上谈这个观点的立场。我想站在读者的角度谈谈这个。


作为一个读者,我认为最重要的,是把一个故事讲通。华丽的辞藻,丰富的句式,专业的写作技巧,五花八门的描写,甚至所说的“文笔”,都不是大头。最重要的是这个故事,读者是否看懂了。


如果我都看不懂这个故事,甚至无法从中感受到任何情绪表达,我又怎么会喜欢这个故事呢。


因此长这么大,我还是很直脑筋,我最喜欢的就是简单易懂直白浅显的故事(


当然,这里提到的把故事讲通,不只是把剧情讲通,还包括把情绪讲通。把发生的事情写明白,接着就是把想要表达的感情散发出来,不一定要完全讲明白,但最起码要让读者有所感受,有所触动。


无法打动人的故事,始终是不会在读者心里留下什么痕迹的。


因此我觉得,写手与其花时间抠技巧,不如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方式,把这个故事讲通,给读者讲明白,并且把情绪好好表达出来。这样的故事,我可以不睡觉熬夜看(x


我说这些,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是多么厉害的创作者,或者多么高贵的读者,只是表达一些个人观点。


作为读者,我最希望看到的,当然是自己看懂了,并为之产生各式情感的文章。而作为创作者,我唯一想要的,是我自己作为一个读者来看自己写的故事时,看得懂,看得通,并会被它的情绪感染,会为它感动,为它欣喜,因它流泪,因它微笑,这就足够了。

养猫日记(3)上

#喵藏
#ooc
#本章化形


没有写完不过先放出一点吧……鸽了那么久(负罪感)

咳x

正文开始————


半藏越长越大,它已经不像是猫了,而更像一只小豹子——胖乎乎的小豹子。源氏越来越慌了,他害怕哪天警察找上门来,告诉他非法饲养国家保护动物。

不过想来也没什么可能。

源氏被一通半夜两点的电话叫醒了。他强撑着身子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,趴在他身边的半藏挪了挪身子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。

电话是从隔壁打来的,哈娜带着哭腔向他求助——源氏记得她是隔壁人家领养的小姑娘。

“怎么了,哈娜?”源氏安抚着电话一边的女孩,空出一只手揉了揉眼睛。

“杰西趁我打游戏的时候吃了我一整条——巧克力!我担心它会出什么问题!”她几乎是在尖叫了。“齐格勒医生今晚在宠物医院上夜班,可我一人在家,还不认识路!源氏哥你能不能带我去!”

好吧,狗的确不能吃巧克力,怪他嘴馋。源氏答应了她,挂掉电话简单收拾一下就带着杰西和哈娜赶去兽医院,剩半藏一人在家继续呼呼大睡。

半藏是被饿醒的。源氏现在还 不在,它感觉有些麻烦——猫粮昨天就吃完了。

他或许是去买猫粮了。半藏这么想着,一轱辘滚下了床,轻巧的跃上飘窗,眯起眼睛晒着太阳。在温暖阳光的催化下,混着胃里的空虚感,它又睡着了。

胃部不时传来的绞痛再次唤醒了半藏,它懒懒的抬眼,看了下时间。

下午2点半。

半藏有点担心源氏了,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先填饱他的肚子。

他迫不得已化为了人形。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冷,半藏打了个冷战,随意的翻了几件源氏的衣服套上,他考虑了一下,终是没穿他的内裤。

反正就一会。

半藏来到客厅,在茶几上翻捡着他可以吃的东西。源氏的衣服对于他有些小了,紧绷在身上很不舒服。

他找到了一袋薯片和一点果干。半藏迟疑了一下,还是撕开了它们放了一点到自己嘴里。

……味道还不错?

————突然停止————

依旧是求评论呀,有啥不足大方指出就好嘿。

感觉我带起了撸猫的热潮x
喵藏怎么那么可爱!!!

咳,回归正题。
养猫日记3大概今晚会更新,估计这就是结局啦。
不过可能会有隔壁一家的番外或者是车(喂)
不要期待(颓废)

养猫日记(2)

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个东西会有2(复杂
#ooc
#短小
#藏喵









“什么?你说猫粮又涨价了?”

源氏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来,差点把手机扔出去。不得不说,最近半藏吃的有点多,多的不像一只普通暹罗猫的食量。他微薄的工资已经快养不起他了。

半藏猝不及防的从源氏的膝盖上掉了下来。它摔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,之后就势在地上滚了一圈,哀嚎着翻个身,一对半透明的蓝眼睛幽怨的盯着源氏。

“等等等等,半藏,我不是故意的!”

源氏赶紧辩解着,也不管半藏能不能听懂。他伸手试图抱住半藏,它却甩了甩尾巴,三两下蹿到空调上去了。


“半藏,乖,下来!”

运行中的空调还是比较危险的,他可不希望半藏受伤……

源氏向半藏张开手臂,一脸诚恳。“我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咱们下来,行吗?”

半藏甩着尾巴,盯着源氏看了一会,接着纵身一跃,准确的扑到了源氏脸上。

“半藏!!!”




半藏抬头,看着源氏在处理自己刚刚留在他脸上的爪痕。

它突然有点愧疚了。

毕竟这个人类对自己那么好。

半藏跳下沙发,围在源氏脚边,试探性的用头蹭蹭他的裤脚。

源氏见况赶紧把半藏抱起来,让它趴在自己肩上,轻柔的梳理着它背上的毛。

“饿了?等着,我给你整吃的去。”




半藏觉得这个人类真的很奇怪。自己百般任性,他却总是原谅自己,随着自己。

深夜,借着月色,半藏跳上床,尾尖轻轻扫过源氏的脸颊。

他睡的很安稳,均匀的鼻息吐在半藏的胡须上,睫毛不时微微颤动。

半藏凑过去,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口源氏淡色的嘴唇,然后窝在了源氏的枕边。

晚安。








……依旧求评论,若有不足还请指出。